第47章 默认(1 / 1)

好像自从有了嫂子以后,自家哥哥的表情就多了不少,笑容也多了一些。

“我怎么瞧着这个游戏不像是分手厨房,应该叫夫妻厨房,看看你们打得多好,比我配合的时候好多了。”两人玩着玩着,宫乐语忽然在背后逗笑道。

她顿时双面一红,手一使劲接过按错按键直接将做好的菜扔进了垃圾桶。

“哈哈哈……嫂子,你这是害羞了?”宫乐语见状,赶紧抓住机会调囧方清欢。

“……反正你这个三星是没有了,不能怪我啊。”为了掩饰自己的尴尬,方清欢连忙转换话题,不过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刚才和宫景行一起打游戏的缘故,她好像也没有之前那么生气了,只是想到宫景行不辩解也不解释,心里头就不太舒服。

她微微朝宫景行看了一眼,情绪莫名有点低落。

宫乐语瞧着方清欢眼里闪过的情绪,眸光一转。

“没事,明天嫂子和哥答应陪我一起去大学就行,有个比赛我要参加,难得一次,就当给自己放个假。”宫乐语阳光灿烂的笑着,一边偷偷拉了拉自家哥的衣袖。

平日里宫景行工作忙,很少会去他大学里,就算去了也不会呆很久,可宫乐语这次好不容易给宫景行创造个机会……

宫景行见宫乐语悄悄拽着他的衣服使脸色,也没有反对,就是默认了。

而方清欢见宫景行没有拒绝,她又瞧着宫乐语万分期待的样子,实在说不出口拒绝,想到反正也不想去巡警大队,不如就找点别的事儿做也好,于是就愉快的定下了。

华贸商业学院大门前前,明媚的阳光反射在金灿灿的六个字上,刑琨一路驱车将三人送到学校大门前,而陈玖直接被宫景行叫去公司做事。

趁着比赛的开放日,三人一同进了学校,而刑琨在宫景行离开后,默默的抽出衣服胸前挂着的微型对讲机。

而这时候陈玖苦逼的面对一众公司高管找总裁签字,忙得是不可开交,苦不堪言。

学校内,华贸商业学院不愧是业界第一的商业大学,绿荫繁茂,设备齐全,听宫乐语说,这次电竞赛,是校内一批学习编程的人江城的各大江城的国家电竞队举办的,而且这次电竞赛是由校内请的知名的一些电脑高手来设计新型游戏赛制。

听着宫乐语提起这些,她第一个想到的就是昨日韩佳音才和自己说起的事情。

心里跟着就思绪翻涌……

“哥,嫂子,我先过去找我朋友了,待会儿我们还得商量下战术,你们就在周围逛逛吧,我们比赛还有一个多小时,就在前面操场上,等时间到了你们再过去。”

宫乐语忽然把宫景行的轮椅交到她手上,说完就跑。

她根本来不及阻止,宫乐语又跑得快,转眼就剩下他们两个人在那斑驳的树影下了。

“推着我走走吧,时间还早。”见方清欢站在原地一动不动,宫景行率先出声说道。

“哦,好。”她淡淡的答应道,心中却反复着这段时间发生的各种事,有很多疑问化作了一层纱,让本来就忽近忽远的人看起来更加虚幻。

两个人一起散步,不知不觉走到校内的一片湖,湖水清澈透明,水滴鹅暖石参差可见。

身边一对儿情侣相互挽着走过去,亲密不已,却忽然间翻了脸。

“你怎么可以不讲信用!明明答应过我的!”女孩气恼的说道,甩开男孩的手就走。

男孩赶紧追上去,女孩就喊着要分手,男孩一直道歉,又哄着对方两人就这样一打一闹的从他们面前过去了。

两个人刚走,宫景行就自己推了推轮椅靠近湖边。

“是意外,伯父打的电话。”宫景行背对着她,低声说道。

声音很小很小,但她还是听到了。

忽然间,心里的某个不舒服的地方就像是被播散了似得,瞬间就舒畅了起来,甚至——她还觉得十分想笑,以前她怎么没有发现宫景行还有这么可爱的一面,该不会是看到了别人所以才解释的吧……

心里产生这个想法后,她突然又心脏一紧。

她在想什么呢?他们就是契约结婚、只是契约结婚而已……

“嗯……总而言之我是回不了刑警大队了。”她轻声答道,也没有再同宫景行置气,不过心里却是难受的,毕竟离开了她最喜欢的岗位,就像是脱离了半个自我一样。

“宫浩四肢被截断,手法残忍,这个案子你接手估计也是危险重重,不如借着机会休息一下吧,家里边有什么需要可以让陈玖帮忙准备。”宫景行见方清欢十分泄气,便在一旁说道。

她听出宫景行是在安慰她,可依旧高兴不起来。

也许是气氛使然的缘故,她靠近宫景行轮椅后,看着湖水微微潋滟,想到过去的事情。

“从小时候我看着父亲,就一直向往刑警,下定决心的时候是有一次父亲抓了一个拐卖儿童的,当时我也才八九岁的样子,看到一群小孩儿被警察救回来,我那时候帮父亲送饭,结果又跑去超市买了好多东西给他们吃,你知道么……”

说到此处方清欢仿佛有能看到当时那些小孩儿的苦涩和吃饭时的哽咽。

“这些孩子找回来以后,很多都找不到父母,最后都送进了孤儿院,就算是这样,他们也总算过上了人的生活,我立誓要做一个好刑警,就决不能轻易退缩。”

方清欢说完,微微叹了一口气,她不知道背对她而坐的人眼里荡漾起一股悲伤,想起了宫家的一些往事,旋即又忽然想到什么一般,菱唇轻扬。

“放心,伯父总不会让你一直呆在巡警队,以后还是能继续破案的。”宫景行耐心的说道,少了许多往日的冷淡,多了许多阳光般的温暖。

她点点头,心里也暂时放下了些。

“走吧,上去转转,乐语差不多也准备好了。”见方清欢心情好转,宫景行眸光一敛,转过身。

某个瞬间,她似乎看到宫景行眼里敛去了什么东西,像一种迷魂的药,涌起了她的鼻翼。

她呆滞了半秒,旋即点头道:“好,等结束了你回公司么?不忙的话干脆就一起出去吃饭,也很久没有看到乐语了,他压实知道你遇到锵击,应该也很担心。”

说罢,宫景行正欲点头,她就瞧见刑琨神色匆匆朝他们这边走过来。

“老板。”刑琨直径从绿草地间的小路穿过来。

宫景行见刑琨过来,双眸一眯就朝方清欢说道:“你先过去,我公司可能有事,我打个电话。”

“好吧。”方清欢看了那刑琨,凝声道。

虽回答的爽快,真正离开的时候心里却有些低落。

果然是她太天真了,以为两人的关系更近一些了,至少不再是最初认识的那般陌生人,可现在看来,宫景行依旧跟她划得清楚,私人的东西从不泄露分毫。

她走后,也不知道刑琨和宫景行都说了些什么,自己一个人晃悠着走到操场。

诺大的操场内,尽管人烟众多,宫乐语那头亚麻色的头发自己他的面貌身高都绝对是鹤立鸡群的,所以刚刚到操场,她就瞧见了被围在一众人中间的宫乐语。

她为难的靠近,也不知道他们这群大学生偶在说什么,还是一个学生注意到他在一边看宫乐语,这才戳了戳宫乐语,贼兮兮的笑着说:“唉,乐语,这谁啊,好像是找你的,该不会是大美女过来表白的吧。”

“什么大美女……”宫乐语不明所以的回过头,话到半截就卡住了,随即猛地一个暴栗搭在说话人的脑门上。

“说什么呢,这是我嫂子!”宫乐语说完,拨开众人就凑到方清欢跟前,又着急的问道,“我哥呢?他该不会丢下你走了吧?”

看宫乐语一脸着急的样子,好像生怕她生气就不要宫景行似得。

方清欢连忙安慰的摇摇头说道:“他公司有点事情,打个电话很快就过来了。”

“唉……吓死我了,嫂子,我哥这个人就是不怎么喜欢说话,公事从来不喜欢跟家里人说,你别放在心上,但他绝对是对你好的,我看得出来,我哥他特别在乎你。”

宫乐语依旧不放心的说道。

“你哥从来不跟你说公司的事?”方清欢略微有些惊讶,毕竟宫乐语在的是商学院,她还以为宫乐语以后一定是要去公司帮忙的,可宫景行居然什么都没有跟自己的弟弟说过,这听起来实在有些奇怪。

“对啊,我哥这个人从来不跟我谈公事的,凡恒的事情我一丁点都不知道。”宫乐语不以为然的答道,似乎在他看来并没有什么不妥。

然而在方清欢这个刑警的眼里看来就是在有些难以理解了。

凡恒是整个江城的经济命脉,宫乐语学习经商,就算是宫景行对弟弟好想要他无忧无虑不用考虑太多,可宫景行也不像是会溺爱的人,何况同为经商,就算是提一两句也可以帮助弟弟的学习,然而实际上却一次提过。

她忽然释然的笑了,连弟弟都不提又何况是她,只是为什么不提呢?

最新小说: 老祖被迫当权臣 海贼里的超兽战士 斗罗之我的武魂和魂环能自己修炼 精灵之黑红训练家 重生夫君他又飒又萌 镇灵官 重生贵女福气多 春林晚 一品医妃傲视天下 Y先生的熊猫事务所I梦幻魔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