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八三九小说网 > 游戏竞技 > 码农修真 > 第两百四十九 搁置的交易

第两百四十九 搁置的交易(1 / 1)

唯一庆幸的是,虽然比火锻花费的时间略长,但是好在平稳和温和。

毕竟要是火锻的话,他应该要噼噼啪啪的敲打一两天左右的。

嗯,这是指初次锻造的情况下,要是六阶锻造术,熟练了,锻造一星法器,应该能缩短到几个时辰。

大多都在抱着一本术法书本参悟,偶尔有些人在尝试着什么,手中灵光涌动着。

三天下来,显然已然有不少的人初步悟道了。

毕竟这次大佬无数,对于一阶术法的参悟,如果还是自己所修的道路的一阶术法的参悟的话,对不少人来说,还是比较轻松的。

让张德明愣神的是,进入光球塔后,祭坛上的光幕护盾竟然消失了,他甚至看到了几人再交流着悟道。

这算降低难度?还是正常情况?

而他的木土锻造,应该能缩短到小半天,毕竟术法虽然精通了,也得上手啊!

而且火锻还需要上手,手生锻炼手感一说呢,这种地锻造算是帮他避免了这个麻烦。

思绪间,张德明脚下的祭坛已经停了下来。

张德明发现,自己此刻处在了一个光球形成的塔型空间中,周围全是光球,围绕着他旋转着。

而他所在的位置,就是塔型光球的第一层,周围不少的人正在考核中。

“检测到考核者天资考核已经全部完成,请继续才情考核!”

张德明思绪时,一排信息浮现,面前再次出现了一堆的图纸选择。

张德明眉头微微皱了起来,面前的依旧是一星法器图纸,只不过之前给的是最强就能锻造出一星下品法器,如今给的是极品、上品、中品的所有图纸。

正常来说,这是很合理的步骤。

毕竟一阶炼器术是学徒级术法,极限是锻造出一星下品法器,更多的是锻造出不入星的学徒期使用的法器。

二阶炼器术,才是锻造一星法器,三阶是一到二星法器的。

四阶法级术法,锻造的是三星以下的法器,也因此,三星法器和一二星比,有着一个大跨越。

至于四星以上的法宝,法级五阶的炼器术也有些艰难,大多需要法级六阶才能初步锻造出来。

因此正常来说的话,第二层考核二阶炼器术,给一星锻造图纸是正常的选项。

三年零基础入门,一口气蹦到法宝炼器师还不能通关,你要哪门?

张德明轻轻伸手,点了下四星法宝选项,图纸依旧如海,在这里宛若法宝图纸和法器图纸没什么区别似的,都是低级大陆货。

那接下来他要炼个啥呢?

对了,他似乎还有个交易没完成来着!

之前说的过段时间,如今已经三年半了,对于修士来说,这也算段不短的时间了,要不是童侯那家伙变成了一个奶娃,估摸着早就催促了吧!

但是张德明看了看天空,头顶巨大的光球塔里,最高的人已经跑到第三层了。

而这破塔,拢共就五层,算上塔顶的话,也才六层。

考核倒计时时间也已经降到只有两年了,三天来,考核最长时限被这些妖孽生生成绩给顶掉了一年。

“能否选择锻造其它星级法器?”

张德明心神微动间,触碰着令符徽章,令符微微闪烁了一下。

“因传承者天资考核已然拉满,外加炼器术的特殊性,炼器考核可不用逐级进行。”

这是······前置好的回答?还是这秘境里还有地灵存在?

张德明思绪闪烁时,面前的光幕已然出现了变化,不再只是一星的图纸了,而是从一星法器到四星法器,简直如繁星。

为啥只有四星法器?

想到这里,张德明不再迟疑,直接选择了隐匿法波选项。

“请选择细分:变化、隐身、易容、化身、替身变化······”

张德明迟疑了片刻,选择了替身变化选项。

“请注意:替身变化锻造属于隐匿类高难度锻造,虽然对此有加分项,但难度颇大,请谨慎选择,另外顶替者记忆材料需要自行提供!”

“是否确认选择此锻造图纸?”

选的就是你,要不是你,我选个普通天灵门有的图纸,这个阶段别人是又考核又拿奖励,我岂不是只有考核?

“是!”

“选择确认,祝你考核顺利!”

信息完成后,张德明面前祭坛再次翻滚,一团的材料被吐了出来。

看着三份完整的四星材料,张德明忍不住笑了,这简直赚翻了啊!

四星材料数千灵石一份,而这里的三套,每套起码几千到一万灵石,一个考核,外块就白捡三万灵石。

快抵得上他之前二阶段杀虫的所有收入了,对于一个穷鬼来说,这是个非常好的阶段。

‘等等·····我他么是不是傻?

为嘛要跳级考核?

一路搞上来,不能多收入不少材料嘛?

蚊子腿再小他么不是肉啊!’

反应过来后,张德明心情有些不美丽了!

看了看手中的一星下品灵剑,无语的将其收了起来,看着一地的材料,有些心疼。

‘算了,一阶阶考核上去,万一被人捷足先登,拿了第一就得不偿失了!’

张德明一边自我安慰,一边抬手一挥,一粒奇异灵种再次飞进了前面的‘花盆’锻造炉中。

眨眼间,一株奇异的幼苗诞生,十数根的血红藤蔓从其周围冒出,在张德明的掌控下,抓取了一份材料,重新扎进了土里。

做完这些,张德明盘腿坐了下来,锻造已然开始,他却没有入定。

替身变化类隐匿法宝,除了实体材料,还有一份虚拟的材料需要添加,那就是记忆。

所谓替身变化,就是用此法宝变成另一个人,法宝还会提供相应的记忆信息,帮助隐匿者完美演绎。

算是一种比较高级的隐匿手段,同样的也比较难锻造,也就贵不少。

张德明对着材料堆一招手,材料堆里飞出了一枚透明的灵珠。

嗯,这是婴灵珠?

霍,真是大气啊!

如果说张德明之前得到的鳕鱼妖丹非常适合承载记忆,作为材料锻造的话,这婴灵珠就是此类法宝的最好选择。

众多承载记忆的材料中,婴灵珠绝对不是最顶尖的,即便四星材料中都不是。

但是承载记忆后,用来锻造替身变化类法宝的话,那么它就是最好,最合适的,没有之一。

看了看旁边这样的材料还有两份,张德明心里忍不住的笑了。

难搞!

这破身份哪去弄?

等等,身份!

想到这里,张德明心神快速内敛,来到育灵空间,看着漫天的光点。

似乎可行?

之前他老早就知道,这些光点也属于一大资源,还是最有潜力的资源,只是修为不够,没法用而已。

如今······似乎可以变相利用了!

思绪间,张德明一招手,众生册和监控精灵浮现而出。

“筛选悟道者!”

“请主脑输入赛选条件。”

拿着婴灵珠,张德明在思考这记忆如何塞,如今他有三份现成模板,李正坤、冰雪熊王这两个是完整的记忆,曲文柏只有大半个记忆。

三个都有完成的身份,但是······李正坤张德明如今在用,熊王······给童侯?

这也太不对口了,即便人家最后勉强要了,也容易被砍价,卖不出好价钱。

至于曲文柏,不仅不全,也实在有些不适合作为材料,有些东西涉及太多,所以要自己用心神道术编织一份记忆么?

但是替身变化的优势不就是有着一个真实身份么,搞个假的,完全没必要塞记忆了,假的身份还塞什么记忆进去啊,干嘛不直接锻造成伪装变化或者易容法宝?

“已经死亡、最好灭门的修士,关系网不能太多,最好寡了,对了,优先在武灾死亡者中赛选,应该有不少这样的目标。”

“条件生成,筛选中······”

“赛选完成,一共筛选到符合条件的悟道光点成员一百二十一位,散修六十五,小宗门三十四,天灵门弟子二十一位。”

随着监控精灵的闪烁回复,众生册上不停的翻动,一页页全是这些人的资料,不过全部是灰色,显示已死亡。

张德明快速浏览着这些人的基础信息,片刻找到了一个目标。

姓名:霍仲斌

修为:高级学徒

所属:散修

地址:峦州、鱼象城、小灵潭坊市散修。

“就他了,显示此人详细信息!”

“此人乃武灾祸乱中死亡的修士,属于联盟悟道者之一。

不过作为预备役成员虽然拥有一定资料,但是属于监控2.0版本时期死亡的预备役成员。

联盟数据库鉴于当初主机条件有限,只有部分基础资料,生平信息并不详细。经过计算,这是三个选择中,最不好的选择。”

“哦?你如今智力已经到了可以主动提供大数据赛选阶段了吗?说说其它选择。”

“好的主脑!”

张德明微微顿了顿,婴灵珠的特性变化引发的啼哭,引起了周围的关注。

张德明感受到了周围投来的目光,因为没了光幕阻拦,那声啼哭吸引了周围不少人的注意。

随即一个个看着张德明面前的花盆和已经开始开花的藤木,目光带着探寻,不过却没人探查感知。

张德明眉头微微一皱,看了看周围,迟疑了下,并没做什么阻拦。

“选择一,主脑已然提供。”

“选择二:监控精灵建议主脑将选择条件略微修改,将目标定在两界交流会第七论之后的死亡悟道者。

这一阶段的目标,因监控精灵晋升3.0后,根据主脑吩咐,完善了联盟成员和预备成员基础数据库。

联盟里有着其颇为完善的生平信息,更易满足主脑你的当前需求。”

“选择三:主脑提供更加详细的赛选信息,在活体预备成员中赛选,然后下发联盟任务,将目标击杀,甚至进行搜魂。

如此可尽可能充实数据库,提供完整记忆。可完美顶替目标,实现理论上的完美替身变化。”

“综合计算三个选择,最优方案为选择三,最次方案为选择一。”

张德明闻言,眉头微微皱了起来,只会理性计算,不会感性判断,这还处在强人工智能阶段,没诞生自主意识么?

作为他的术灵,不用担心被背叛的情况下,张德明更希望对方进化能快一步的来着。

看来估摸着要阵道进阶典籍,才能搞出完整意识来吧!

“那就选择第二个,改下限定范围,不限制武灾期间,改成七论后吧。”

“好的主脑!”

“修改搜索条件为两界交流会第七论后,搜索中······”

“搜索完成!获取符合目标二十七位,散修一位,小宗门十七位,天灵门九位。”

随着众生册的再次翻动,张德明在二十七人里面筛选了起来。

明显看出,这些人和之前的不同,之前大多都寡了,死绝了,如今这二十七人死者中,还有十一个有一定关系网存在。

天灵门的九个,全在宗门定位为失踪,都是天灵门大会灾难期间,尸体都没留下的成员。

综合了二十七人的信息,张德明再次选定了一个目标。

姓名:明剑涛

修为:高级学徒

但是这一次藤木开花后并没有立即结果,一直挂着花,停在了这一阶段。

张德明见此,将手中浑浊的婴灵珠丢进了藤木的那朵奇异花朵的花芯中,自己则进入了深层次的入定锻造中。

婴灵珠接触花朵的瞬间,花朵立即将婴灵珠包裹了起来。紧接着花朵变化间,一个极小的果实诞生,然后慢慢成长。

当果实长到一定程度,快要瓜熟蒂落时,果实闪烁起了灵光,再次炸裂成无数肉眼难见的丝线。

丝线缓慢的编织,一个奇异的面具,就这样在藤木上编织而出。

最终,当面具彻底编织完成时,藤木颤抖了一下,面具掉落了下来。

所属:天灵门

地址:天灵门内门白岩峰弟子。

个人生平:天灵门周边城镇人员,七岁灵根检测入门,二十九岁晋升高级学徒,并完成两术法参悟,得以考核进入内门杂务部······

众多身份中,这个身份弄出来应该是价值最大的,这样能卖出的价格也会多一点。

张德明选定目标后,众生册中开始翻滚,不停的显示着明剑涛的资料。

张德明看着资料,开始不断的进行修改,细微调整,补充失踪的这三年多的经历。

良久才完善了信息,最终抬手一招,一个梦幻光团浮现,里面是明剑涛的一些重要记忆。

张德明带着它出了育灵空间,回神后,看了看手中无数光影闪动的梦幻光团,不再迟疑,丢进了婴灵珠里。

“哇······”

随着无数的记忆丢进去,一声婴儿的啼哭声从珠子中响起,手中透明的婴灵珠也变成了浑浊的样子,显然记忆被婴灵珠承载了。

看着面前的花盆,在他制作、细调明剑涛记忆数据的时候,花木已然开花了,毕竟海量的数据处理,三年半的细节完善,这需要的时间并不短。

和之前不同的是,这次的藤蔓虽然也枯萎了,但是没有崩散消失,变成了一株枯萎的藤蔓,留在了花盆中。

张德明睁开了眼睛,看着这一幕,眉头微微一皱。

抬手一招,面具出现在手中,仔细一看。

‘果然么,只是三星巅峰法器,半步法宝!’

如果单说这东西,其实已经算不错了,但是张德明这次用的全是极品的四星材料,以六阶的锻造术全力锻造,如此来算的话,这算锻造失败来着。

‘看来即便是种地锻造,也有一定手生影响的!’张德明皱眉间,思索道。

不待他做什么,这时整个祭坛突然一震,竟然发出了点点金色的光,不,不是点点,是非常刺眼的光。

这个突然的变化,吸引了光球塔里塔外所有人的目光。

紧接着,张德明就在众人惊异的目光下,冲天而起,直接从光球塔的第一层,飞到了如今还没半个人影的第四层,差一点就迈入了最后一层。

而一直在不断减少的倒计时,此刻也突然猛地一跳,直接从两年剩余时间,变成了半年。

也就是说,以张德明如今的成绩,要是没有人半年内登顶,他就能以如今的成绩拿到第一名来着!

这一刻,漫天修士有的错愕,有的诧异,有的惊讶。

“这是······顿悟了?”

“炼器么?才情考核者?”

“这是什么炼器术?这炼器炉长得好奇怪?”

“怎么像个巨大的花盆啊!”

张德明微笑的摇了摇头,没回答对方,重新回到了祭坛中心,没再理会下面的众人。

看着面前的面具,作为一件三星法器,它是及格的,甚至有希望晋升入法宝行列,毕竟底子在那。

但是要想其晋升,花的心力就不值得了,除了低级修士慢慢磨,他这样的层次,还不如重新锻造一个。

也就是说,原本他这次锻造算是失败的。

但是······因为他之前在第一层,如今锻造出了三星巅峰法器,相对于考核来说,他又是成功的,成功通过了二三层的考核,进入第四层。

而且还有个惊喜是,他之前在第一层选择的材料,如今晋升到了第四层,是不是能继续选择材料?

“检测到考核者天资考核已经全部完成,请继续才情考核!因考核者已然提前申请了第四层考核材料,将不再进行材料和图纸发放。”

哈,果然不可能出现这么明显的bug么,毕竟真要那样,选锻造才情考核的,岂不是完全可以在低级阶段选择高级材料,来完成低级阶段的考核。

这样不就存在巨大漏洞了嘛,这可不是诡变后的漏洞,真要这样,完全是设计上的漏洞了!

果然,之前错过的材料真就错过了。

“奇门锻造?还真是少见啊,如今走传统火锻的人都不多了来着!”

“这么夸张的跳级,也就是说炼器能靠一次锻造,获得多次评定?”

“这样子看来,才情考核比天资更有优势点啊!”

“这是哪家的人?”

“嗯,这小子还会炼器?到底哪一脉的?”

“······”

漫天的修士,一个个神色各异,熔岩池中,一个个思绪闪烁,而塔里的人,甚至有不少人,或是刚认识的,或是熟人,隐晦的交流着。

······

张德明微微愣了愣,才回过神来,来到祭坛边向下望去,发现自己已经到了第四层,差一步就登顶了。

而下方第三层了,如今只有五个人,三男两女。

其中一个男的他竟然还认识,竟然是当初天灵门见过的天机阁成员--杜玄达!

霍,这家伙还真是猛啊!

两人对视间,齐齐一愣,杜玄达眉头却紧皱了起来。

‘这人的气息明明极其陌生,为嘛感觉和自己这么亲近?嗯,不对,不是亲近,是相似!’;

思绪闪烁间,双眼灵光闪烁,瞳孔中金色铜钱浮现,就欲起卦。

“嗯······”

突然,他脚下的祭坛震动了一下,杜玄达闷哼了一声。

和其对视的张德明微微一愣,微笑着开口道:“小家伙,这一塔的人,没一个用术法隐匿,你觉得是为啥?

家里长辈没告诉过你么,起卦要慎重,算人算命前提是别误己,这是算修第一守则的。”

声音不小,不少人都听到了,杜玄达微微一愣,却对着张德明一礼,选择性忽略了张德明的称呼,道:“道友认识杜某?”

我的灵石啊,感觉错亿咋办!

心疼了片刻,张德明才收拾了下心情,翻手收起了面具,重新看向了两份剩余的材料。

六阶的炼器术,理论上是能锻造出极品四星法宝,甚至像他这样,将锻造术推到精通,是有一定可能锻造出五星法宝。

正常来说,六阶炼器术锻造四星法宝简直小菜一碟,这还是指传统火炼,而如张德明这样高耗时的精炼木土锻,那就更该如此了。

但是因为张德明的炼器经验太少,将其练成了三星法器,完全算是彻底失败。

最新小说: 全球降临:百倍奖励 赛博修真2077 吞噬星空之道尊 诸天九十九重 神豪从学霸开始 我真的没想当反派 打工人异界崛起 我真的不是精神病人 快穿之炮灰女配她又挂了 快穿之每天都在被迫谈恋爱